首页 > 现代言情 > 乘风破浪的小寡妇 时玖远 > 番外6

番外6

小说:

乘风破浪的小寡妇

作者:

时玖远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9

施念在情感上的表达向来是含蓄的, 在这点上,她不如关铭活得有底气,她很小爸爸就离开了, 妈妈带着她北上生活不容易, 她不愿意惹妈妈生气,很多时候情愿把自己的情绪藏在心里, 久而久之就成了这个内敛的性格,纵使内心早已波涛汹涌,依然不会表现出来,只会自己慢慢消化。

在关铭面前,她有自卑的一面, 她没有好的家世背景, 没有清清白白的婚姻,她仰慕他,却始终小心翼翼地将这份感情藏在骨髓里,深怕多表露一分,她在他心中便会轻了一分, 纵使在一起这么长时间, 她还是会给双方留有空间, 不敢轻易把自己的心迹完完全全裸露给他看。

但是在今晚, 她彻底卸掉了心里那道坎, 抱着他对他说了很多平时不会说的话,听得关铭嘴角始终抿着笑,一到没人的地方就将她直接打横抱起。

古堡内的装饰极尽人间奢华,精美的壁画,厚重的橡木门,哥特式的窗户, 神秘的塔楼,华丽的烛台,巨大的水晶灯,这一切都花了施念的眼,让她越来越眩晕,如此浪漫的地方每一处都有着很不真实的童话气息,而她的王抱着她一步步踏入高楼,回到他们的城堡,像在做梦一样。

行李白天的时候关铭已经安排人事先送了过来,可是一路而来除了接待他们的几位工作人员,施念并没有看见其他人,关铭踏在橡木地板上,脚步声回荡在古堡内,幽寂得仿若整个古堡只有他们两人。

施念不禁感到有些奇怪,问道:“笙哥,这里不会除了我们没别人了吧?”

关铭打开他们那间巨大无比的卧房,直接将她抱了进去,入眼的是色彩丰富且厚重的壁毯,随处可见的艺术品和精细的石柱雕塑,甚至连天花板的图案都是十七世纪晚期风格的油画,美得栩栩如生。

他将她放在华丽的地毯上,对她说:“这里不对外开放住宿,古堡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了,我们刚才来看到的主建筑白天允许游客参观,那里收藏的都是名贵的古董,明天我们可以去瞧瞧。”

施念依然关注那个问题:“既然这样我们怎么能进来住的?”

关铭告诉她:“我和古堡的主人曾经打过一些交道,我对他说自己事情没办好让女友受了苦,得带她住个好地方挽回点面子,让他为我破次例。”

施念了解关铭做事的魄力,笑着问他:“这次又花了什么大代价才让这位古堡主人破例的?”

“能博佳人一笑的代价都是小代价。”

“你这样放在古代要成昏君的。”

关铭往欧式软塌上一靠悠然回道:“我是沾满铜臭的商,不是贤明高尚的君,君要临天下,先社稷后人伦,而我这个商可以光明正大赚钱花在心爱的人身上。”

施念走过去,跨坐在他腿上环着他的脖子对他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笙哥是良贾深藏若虚,有大胸怀、大格局、大境界的商。”

她一连三个“大”把关铭夸得笑了起来,捏着她的腰说道:“晚上的香槟不错,能让你醉成这样。”

施念义正严辞地说自己没醉,还要再喝点。

她很少会主动要酒喝,大概是昨晚的处境实在太惨,突然从困境到了仙境,人就飘了,关铭满足她的小要求,给她找来了一瓶不错的红酒,施念躺在关铭的怀里不愿睡觉,兴致很高,这是她第一次睡在一个古堡里,感觉也太神奇了,稍微说话声音大点还有回音。

如果不是和关铭在一起,也许她一辈子也不会体验这么多新鲜事,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是跟了身边这个男人,他前一天才带她入地,第二天便能直接带她上天,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满了刺激,好似整个人生都亮了起来。

施念对他说了不少情话,关铭十分怀疑她明天睡了一觉后是否还能记得自己今天到底说了什么,不过他丝毫没有打断她的意思,心情愉悦地听她诉说那些她从未对他说过的儿女情长。

施念便从他的思想高度夸到经商本事,再夸到样貌身高,甚至连他的床上功夫都生动地夸赞了一番,简直把他夸上了天。

关铭还是第一次看见施念彻底打开心扉的这一面,脸上的笑就没消失过,寻思着她是不是醉得厉害?

结果上半夜她还精力充沛,下半夜便钻进他怀里发起低烧来。

关铭多少有些懊恼,昨天在外面睡了一夜,她本就身子寒,那么低的温度怕是着了凉,今天又带着她疯了一整天还喝了那么多酒,女孩子的身体到底是经不起折腾的,关铭心疼得紧,一夜起来多少次,摸摸她的头,把她拉到怀里喂她水。

凌晨的时候,施念在关铭怀里闭着眼不停呓语,他凑近了听,就听见她在说:“笙哥,带我回邺南城…”

关铭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说梦话,想了想邺南城是什么地方,倒是知道邺城是古代城池的名字,遗址在河北境内,他拿出手机上网查了一番,还真有邺南城和邺北城一说,而邺南城的位置正好是现在的宁市,关铭收起手机,想着也许她想回宁市的湖边小楼了,人生病的时候会想家,或许在她心里把那里当家了。

他低下头轻轻吻着她纤长的脖颈对她说:“知道了,去和老同学碰个面笙哥就带你回家。”

说着他又细细地吻了起来,她嘤咛地哼了一声,关铭有了感觉,但不忍心折腾病着的她,只能轻拍着她入睡。

发烧中的人梦特多,睡不安稳,加上又是陌生的环境,施念每隔半个小时就会动一下,关铭一只手被她枕着,另一只手在她背后,他闭着眼,怀中的人动了,他就轻拍两下,这样哄了她一整晚,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她才完全睡熟了。

第二天虽然施念的烧退了,但人依然是没有精神的,身子软绵绵,吃东西也没什么胃口,所以关铭取消了前往蒙大拿州的航班,打算让她再在这里休息一天。

白天光线清晰后,施念才发现古堡的阳台可以瞭望整片海际线,风景太绝了,灰色雕刻的阳台外墙爬满了藤蔓,而她置身在这似乎在爱尔兰老电影里出现过的画面中,仿若自己也变成了一个中世纪的姑娘。

关铭出来叮嘱了她一句:“别站时间长再吹了风。”

她靠在他怀中对他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里我也站在一个阳台上,不是这种欧式的城堡,而是我们古建筑里的那种小阁楼,那应该叫什么?古时候不叫阳台,我记得叫‘美人靠’是吗?我站在那望着你,你是古代人的打扮,骑着大黑马,楼下好多人为你送行,好像你要去什么很远的地方,身后押送箱子的队伍排了整条街,可威风了。”

关铭沉默地听着:“然后呢?”

“然后你突然瞧上来,我吓得躲了起来。”

“为什么要躲?”

“不知道,梦里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呢,但我知道我是舍不得你走的,笙哥,你穿古装一定很帅。”

关铭盯着她,半晌,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听过邺南城吗?”

施念有些诧异地回头望着他:“没有,那是什么地方?”

关铭笑道:“没什么。”

他们在古堡多待了一天,所以比原定的计划赶到蒙大拿州还要迟些,姜琨以为他们会早几天到,早把地址发给他们了,没有住在滑雪场附近的度假屋,由于他们人多度假屋不够住,一帮人干脆包了山顶的豪宅,五户挨着,携家带口可以住几十人。

结果等关铭带施念赶到shiown的时候,这些人白天全都出行了,关铭干脆也没联系姜琨,免得他们知道自己来了再急忙赶回来,便带着施念先安顿了进去。

豪宅设施还挺齐全,后院有一方天然温泉,施念前两天受了凉,关铭建议她正好可以泡一泡温泉驱驱身体里的寒气,待会晚上吃东西就有胃口了。

这会别墅里没人,施念收拾好衣服,便裹着浴袍来到后院,将浴袍放在旁边的石块上走入温泉池中,身子没了下去,又用毛巾盖住身前,暖暖的水温特舒服,让她想起了上次在福冈。

关铭在房间里冲完澡下楼来看她,翠竹环绕间,那柔软的身段隐没在寥寥烟雾之中,泛着莹白的色泽,似真似幻,美如画。

关铭几步走过去,施念睫毛上沾了水汽,就连鼻子上也都是水珠,巴掌大的鹅蛋脸倒是透出诱人的红晕,看得关铭目光灼热。

他故意弯下腰去拉她身前的毛巾:“看看。”

施念紧紧拽住:“不给看。”

关铭没有松手,笑着说:“那你可拽好了。”

施念赶忙将毛巾裹在身上护着,关铭拽住她的毛巾一角,往后一拉,连同她整个人都拉到了面前落入他的手中。

毛巾漂浮在水面,身后人还是得了逞,施念软倒在他臂弯间,他已经开始不规矩起来,她嗔道:“在外面呢,你就耍牛氓了。”

关铭亲吻着她柔滑的肩膀对她说:“君子色而不淫,风流而不下流,就算下流,也只对你。”

施念如今在他的调教下已经很敏感了,稍微被他撩拨几下已经呼吸紊乱,却在这时听见有人说话:“应该没出去吧,刚到肯定在哪休息,到后面找找。”

说着脚步声已经逼近,施念心里一惊,关铭反应很快,扯过漂在水面的毛巾就将她该挡的地方遮住了,几乎就在同时,姜琨和一个短发女人沿着边院走了出来。

虽然该遮的部位被关铭及时挡了起来,可施念线条优美的双腿和肩膀以上雪藕般的肌肤全都露在外面,当来人猛然看见如此谪仙般的美人出水芙蓉的一面时全都怔住了。

关铭回头瞪了姜琨一眼,姜琨立马转过身丢下句:“我先去前面。”说完一步都没敢停留。

倒是那个短发女人,穿着一身干练的滑雪服,站着没动,目光笔直地盯着他们。

关铭将石头上的浴袍扯了过来,用身子替施念挡着,将她捞出水面裹了起来,直接连人打横抱起转身朝屋内走去,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施念冷得躲在关铭怀里,顺着他的肩膀望向站在后院一角的女人,那个女人也在看着她,四目相对间,落花流水,新竹已成林。

作者有话要说:  吼吼吼~

感谢在2020-11-17 16:32:16~2020-11-18 14:46: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的小天使:哈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美? ? 5瓶;naeun、专宠女巫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