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宋枭途 任鸟飞 > 第二百零四章 误会(求订阅!)

第二百零四章 误会(求订阅!)

小说:

大宋枭途

作者:

任鸟飞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

2020-04-09

/!无广告!

宋代女性内衣主要有襦、袄、背心、衫子。

按照宋代的礼俗,女人裸露脖子和胸部是极为不体面的,因此,女性服饰往往在衣衫里面还要套上一件短上衣,前面扣扣,紧身高领。

襦是一种窄袖的短衣,衣身长至腰间。

宋代的襦,作为上衣,下面配裙(大户人家是长裙,小户人家是短裙),可做内衣,也可以外穿,“龙脑浓熏小绣襦”,说的就是这样的形制。

最后再说宋代女人的裤子。

大家印象中,开裆裤,是小孩子穿的,告诉你一个惊人的秘密,宋代女性也流行穿开裆裤。

宋代女性为何钟情无裆裤?

其实有一个功能是便于私溺,也就是解手。

宋代女裙层层叠叠,穿着、脱卸都不方便,如果要如厕,非常麻烦。

在烦琐的长裙里面还有衫、袄、袍子、裤子,这一解脱,如何能系上?

费工费时不说,如果衣冠不整,还有失礼仪,有失体统。

鉴于这样的情况,无裆裤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女性的开裆裤大行其道,流行起来,理学的禁锢,被穿着的方便与生理的需要踢到了一边。

不过——

由于这样的着装很容易走光,所以除非过河否则宋朝的女性是不会轻易提起下裳(也就是裙子)的,并且平时站有站相、坐有坐相,非常注重礼义,就像民国女性穿旗袍一样,有一套非常严谨的规矩,总之,虽然宋代的女性穿着开裆裤,但如果没有意外发生,你绝对什么都看不到。

当然,什么都没有绝对的。

刚刚朱琏突然横生了一系列的变故,她的裙子完全被撕开,人也四仰八叉的躺到了地上。

结果可想而知。

朱琏的脸瞬间就臊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蔡仍这刚刚才建好的房子里哪有地缝?

朱琏又因为裙子被撕坏了,还不能抱头逃出去,躲开蔡仍。

这就使得朱琏更尴尬了、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刚刚将她全都看光了的蔡仍!

偏偏就在这时候,门外有人问道:“伯爷,可有吩咐?”,还有女声喊道:“娘娘,您没事吧?用不用我们进去伺候?”

一听自己的侍女要进来,朱琏顿时就慌了,她连忙爬起来,然后有些无助的看了蔡仍一眼。

蔡仍一伸手,示意朱琏先稳住,同时对外喊道:“没事,我不小心将条几打翻了。”

朱琏也挺机灵,她立即顺着蔡仍的话说道:“冠军伯不小心将条几打翻了,你们不必惊慌。”

两人吩咐完,外面立时就安静了下来。

赶紧用残破的裙子将她自己的腰间遮挡住的朱琏,踌躇无措了好一会,才忍不住看了蔡仍一眼。

虽然只是一眼,但蔡仍也明白朱琏这是希望他想办法——赶紧想办法。

蔡仍也有些头疼!

蔡仍越不想吃不着狐狸还惹一身臊,就越是发生了这样的事。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朱琏的裙子又破成这个鬼样子,这可真是黄泥糊在裆上,不是屎,也会被人当成是屎。

揉了揉太阳穴,蔡仍才问道:“你带来的人,有没有有问题的?”

朱琏立即就明白了蔡仍的意思是问,她带来的人,是不是全都是她的心腹?

朱琏迟疑了一下,道:“有两个,我有点拿不准。”

蔡仍沉默了少许,道:“这两个人给我吧。”

听了蔡仍此言,朱琏的心,顿时就是一凛!

迟疑了一会,朱琏才有些犹犹豫豫道:“没必要杀他们灭口吧,咱们之间又……又没真发生什么。”

说完,朱琏就将头扭向一旁。

虽然朱琏极力遮掩,可蔡仍还是看见朱琏的脖子和脸全都红透了,甚至就连耳朵都红透了。

蔡仍心道:“这样的心态,不适合勾心斗角啊,当皇后……”

蔡仍先是觉得朱琏的性格并不适合当皇后。

可蔡仍转念又一想,也不是所有的皇后都得像武则天、甄嬛那么狠辣,皇帝如果有能力,有一个心地善良的贤后应该更好。

压下心中的杂念,蔡仍道:“大姐,你我知道咱们之间并没有真发生什么,问题是……姐夫信吗?”

说完,蔡仍看了一眼朱琏围在腰间的破裙子。

见蔡仍又看她下半身,朱琏下意识的就去检查她的裙子,看看有没有没遮住的地方。

可查着查着,朱琏就意识到,这样有些失礼,有些小题大做,她有些紧张过度了。

朱琏赶紧调整心态,然后故作平静的说道:“殿下一定会相信我的。”

蔡仍悠悠地问道:“会吗?”

朱琏张了张嘴,想要向蔡仍证明,她与赵桓之间的感情,有多情比金坚。

可极为了解赵桓的朱琏,努力了好几次,都没能将这样的话说出口。

没有人比朱琏更清楚,赵桓骨子里有多薄情寡义、有多自私自利。

可以说,朱琏清楚的知道,赵桓从不看重任何感情。

亲情,友情,爱情,甚至是恩情,在赵桓那里全都不算什么。

只要是对赵桓有利,没有什么是他不能抛弃的。

她朱琏……恐怕也不会是个例外。

沉默了好一会,朱琏才道:“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吧,不过我有两个要求。”

值此关键时刻,蔡仍绝对不想出任何事!

而一旦蔡仍处理不好自己跟朱琏的这点破事,让这点破事泄露出去,那么很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名誉,进而影响到自己带兵去燕云。

所以,虽然对朱琏在这个时候还提要求,有些头疼,但蔡仍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大姐请说。”

朱琏也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再耽搁下去,一定会引起别人怀疑,进而就不知道会有什么话传到赵桓耳中了,所以她开门见山道:“第一,不能现在就动手。”

蔡仍明白,现在就动手,反正更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最主要的是有可能会刮到自己,因此他果断答应道:“可以,一会在大姐你回去的路上,你随便派他们两个去办点事,其它的全都交给我来办就行了。”

朱琏又道:“第二,能不要他们性命,尽量不要要他们的性命,毕竟主仆一场……”

蔡仍心道:“妇人之仁。”

虽说不太欣赏朱琏磨磨唧唧的性格,但不知怎么的,朱琏这么说了以后,蔡仍对朱琏的印象反而更好了。

后来,蔡仍自己总结,虽然自己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但自己喜欢心地善良的人,愿意自己身边的人全都是心地善良的人。

蔡仍道:“好,我留他二人性命。”

见蔡仍全都答应了,朱琏暗松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蔡仍道:“叫一个你最信得过的人进来伺候。”

朱琏听言,冲外边喊道:“淑媛,你进来。”

听见朱琏传唤,一个既端庄又不失俏丽的女子轻轻将房门推开了一个不大的缝隙,然后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

虽然只是一系列简简单单的动作,可蔡仍却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叫“淑媛”的女子很不简单,他心道:“此女应该是根据刚刚房中的响声推断出来了房中发生什么事了,才这么进来。”

淑媛进来了之后,立即回头将门又关上了,然后才回过头来。

看见朱琏的裙子破成这样,淑媛的神色也是一凝。

不过——

淑媛很快就控制住了她的神色,然后她大大方方的对蔡仍说道:“请伯爷回避一下。”

蔡仍听言,直接转身,然后走到窗边。

过了不长时间,淑媛的声音就又再度响起:“伯爷可以回头了。”

蔡仍听言,将头转了回来,然后就见,朱琏的那条破裙子现在正围在淑媛腰间,而朱琏已经穿上了淑媛的裙子坐到了角落里。

淑媛丝毫没有朱琏的窘迫,她大大方方的说道:“不知伯爷想怎么处理这个误会?”

蔡仍不答反问:“你想怎么处理这个误会?”

淑媛道:“既然是误会,那就正常处理好了,我一会以娘娘的裙子上沾上茶渍为由,让人送进来一条裙子,娘娘换上,也就是了。”

蔡仍不置可否道:“一点都不会引起太子殿下猜疑吗?”

淑媛沉默了。

见此,蔡仍就已经有答案了。

蔡仍开门见山的问道:“有几个人你没有把握?”

淑媛道:“四个。”

蔡仍皱眉道:“多出两个?”

淑媛道:“有两人虽然也是娘娘的人,但野心太大,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蔡仍想了想,道:“四个就四个吧,一会在你们回去的路上你找个合适的机会将这四个人派出来,其它的事,我来处理。”

淑媛道:“那麻烦伯爷了。”

蔡仍又嘱咐道:“切记,别让这四个人与别人有接触。”

淑媛道:“淑媛省得。”

计划定好了之后,淑媛叫了一个心腹进来,然后派那个心腹去将朱琏替换的裙子取来。

朱琏和淑媛换好了裙子之后,朱琏就跟蔡仍告辞。

蔡仍亲自将朱琏一行人送出大门、送上了马车,然后一招手,燕青的不声不响的在蔡仍身后出现……

……

  https://../book/93604/494145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