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桃灼生春 看泉听风 > 88、大堂兄的婚事

88、大堂兄的婚事

小说:

桃灼生春

作者:

看泉听风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10-23

("桃灼生春");

沈灼心中微微一动,
比起前世的大嫂,沈灼当然更喜欢莲娘当自己的大嫂,她想到前世的大嫂,
就有点头疼。

说来她前世大嫂除了太过偏心娘家外,
没什么不好的地方。沈灼从来不觉得帮娘家有什么不对,她是因为跟同父兄弟姐妹感情不好,
所以从没想补贴过他们。

可自己一旦有什么好东西,
也是紧着父亲来的。前世就不提了,
哪怕是这一世她跟表哥成亲,有意当好镇北王妃,她给慕家人准备礼物也都是让下人去准备的,
自己不怎么费心。

而这次回京,她给娘家兄弟姐妹们准备的礼物都是自己亲自准备的,
每一样都是花了心思的。一般来说别说是古代了,
就是现代,
只要妻子不过分,男人也不会在意妻子补贴娘家的举动。

她前世大嫂就是太过分了,
沈家家大业大,
娶妻也是门当户对的,
她大嫂娘家家世不错,
也不需要大嫂搬夫家财产来补贴娘家,
但大嫂做的事严重得多。

她竟然怂恿自己还不懂事的儿子,
偷用父亲私印为娘家谋福利。这件事后来闹得很大,查出来以后父亲百口莫辩,还是萧毅把这件事压了下去。

虽说后来大嫂也没讨到好处,堂哥休了大嫂,为了跟妻族撇清关系,
他连几个孩子都放弃了,可重来一次,沈灼想一开始就不让她进门,免得她祸害孩子。

大堂兄和莲娘成亲就不错,以陆家的家教,莲娘是不可能做出偷用父亲私印为娘家谋福利的事,舅父也不需要莲娘如此,他有什么困难,直接让父亲帮忙不是更方便?

“二婶、夭夭。”陆莲在京城盼了大半年才等到沈灼回京,昨天她刚回京,想她一路舟车劳顿,陆莲也不打扰她休息。今天听说她回娘家,陆莲就坐不住了。

她时常来沈家找沈灼玩,对沈家很熟悉,王夫人有心让女儿跟沈家结亲,也不反对女儿跟沈灼多亲近,陆莲说要来,王夫人就让下人把女儿送过来了。

陆莲对着沈灼活泼,面对长辈时还是教养良好的名门淑女,她乖巧地给吴氏请安,又送了一双小鞋子给十五娘。

吴氏让人取来点心招待两位小女郎,又歉然对两人说:“我母亲最近身体不舒服,我让六娘代我回娘家探望她外祖母了,她一会就该回来了。”

沈二叔沈津和妻子感情很好,膝下四子二女都是嫡出,除了十五娘外,吴氏还生了沈大郎、二郎、八郎、九郎和沈六娘。

按理沈灼和陆莲该由沈六娘招待,可偏偏这几天吴氏母亲身体不好,吴氏下不了床,沈六娘就主动代母亲去照顾外祖母,这会还在吴家没回来呢。

沈灼和陆莲忙道:“外祖母身体重要,二婶你也好好休息,我们先不打扰你了。”吴氏高龄产女,大伤身体,除了近亲,平时都不见客了。

吴氏也想好好招待两人,可是她实在精力不济,她歉然对两人道:“那你们先去外面说说话吧。”夭夭也是沈家姑娘,就让她来招待莲娘吧。

沈灼出了二婶的院子,就带莲娘回了自己院子,她虽出嫁了,可沈清还把女儿的院子留着,以备女儿随时回来。沈灼拉着莲娘坐在小亭子里,等丫鬟上了茶,她挥退丫鬟问:“莲娘,你见过我大堂哥了吗?”

沈灼的话让陆莲顿时小脸通红,她结结巴巴地说:“你说什么啊?”

沈灼笑道:“你也别害臊,这是你终身大事,虽说要从父母之命,但你自己也要愿意是不是?”

陆莲粉腮嫣红,“你嫁人后胆子都变大了。”她再活泼都没到可以若无其事谈论自己婚事的程度。

沈灼见她羞成这样,估摸她心里也是乐意的,她抿嘴笑道:“这样最好了,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陆莲嘴上不说,心里也是乐意的,沈大哥比表哥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她问沈灼:“你也别老问我,你怎么样了?在北庭受委屈了吗?”

沈灼笑道:“没有,北庭那里正经的长辈太妃,太妃是和善人,怎么会让我受委屈。”

陆莲将信将疑,贺楼太妃真是和善人?要真是这样的话,为何表姑(顾王妃)从不回去?

沈灼也没骗陆莲,贺楼太妃被慈心真人忽悠得一心沉迷修仙,连自己儿子去找她,她都嫌弃儿子打扰自己清修,更别说找她麻烦了。

当然修仙开销也大,比如说要建造承露台、用灵芝人参这些珍贵药物炼丹……但这些对慕家来说都不是问题,只要他娘安分,镇北王乐得出这钱。

而且慈心真人让太妃炼的丹药,都是真正的养生丹,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金丹,太妃年纪大了,吃这些丹药对身体也好。北庭慕王府会这么乱,完全是因为太妃折腾。

太妃不折腾了,贺楼氏想折腾也折腾不起来。眼见儿媳轻松把自己难缠的老娘搞定了,镇北王一高兴便将自己名下的一个铜矿给了儿媳。

大梁不许民间私人开矿,但各亲王可以在自己领地开矿,而北庭又有好几个金银铜矿,是故慕家才能养得起私兵。当然这些外人都不知道,沈灼也是嫁给表哥后才知道的。

沈灼也清楚,姨夫这铜矿与其说是奖励自己,还不如说是给表哥的,她一个人能用多少钱?反而表哥养的那些暗卫很费钱。

陆莲目瞪口呆地听着沈灼的叙述,“还能这样?”

沈灼笑着说:“为何不行?太妃年纪大了,就应该跟着道长打拳静修,颐养天年。”

陆莲感慨道:“难怪阿娘总让我多学学你。”

沈灼说:“你也别完全学我,每家情况都不一样。”北庭远离京城,太妃又被人捧惯了,一辈子没见过什么世面,才会被慈心忽悠住,京城那些贵夫人就不一样了,她们一个比一个精明。

陆莲红着脸说:“我也没想在这方面学你。”她未来的婆母是沈家二婶,她怎么可能跟着夭夭去学压制婆母的手段,她也不需要这些,沈二婶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沈灼道:“我两个弟弟年纪还小,家里将来要靠堂兄支撑,你若是嫁我堂兄,你将来就是我们沈家的宗妇,你要辛苦了。”嫁给别人还能分家,大堂兄是不可能跟父母分开住的。

陆莲微微一笑:“如果当宗妇都辛苦,那还有什么不辛苦的?”陆莲经历了一回事也明白了,女人无论嫁什么人家都要相夫教子、侍奉长辈。

与其嫁给小门小户,操心柴米油盐,还不如嫁到高门大户,这样的人家跟陆家门当户对,女眷也懂规矩,大多要脸面,反而不会过分折腾儿媳。

沈灼听了陆莲的感慨,心中暗忖她还是太年轻,要说颜老太也是高门贵女,可这一点都不影响她折腾自己,不过颜老太这种也是特例,后来她爹也给自己出头了。

沈灼说:“算了,不说这些事了,我从北庭带了好些布料回来,我们做些衣服吧。”

陆莲眼睛一亮,“好啊。”

沈灼和陆莲都是爱漂亮的人,两人凑在一起选了几匹漂亮的布料做了衣服,又觉得没有合适的首饰配衣物,两人连午膳都没用就出门了。

慕湛跟岳父大人讨论了半天,见快午时了,想陪妻子用膳就先出来了,结果刚出书房就接到妻子出门的消息,他无奈摇头:“昨天回家还说累,今天倒是有精力出去玩了。”

沈清不觉得女儿出门买首饰有什么不对,这丫头估计在北庭憋坏了,不过他嘴上还是说:“家里又不是没首饰,还巴巴去街上玩,一回来就没分寸。”

慕湛道:“她这段时间也闷坏了,就让她去玩吧。”北庭那里比得上京城繁华,且在大雪飞扬的冬天,夭夭就几乎没出门过。

好容易回了京城,就算妻子不提,慕湛都准备要带她出门散心了。他也不是对妻子丢下自己出去玩有意见,就是担心她身体。

沈清见女婿这么说,心中满意,“既然她不在,我们就去喝一杯吧。”

慕湛笑道:“我可不敢陪你喝酒,不然夭夭非闹我不可。”沈灼这次是打定主意要父亲长命百岁的,所以她把沈清所有的酒都收走了。

沈清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下朝回来后喝上几口,现在酒被女儿收走,他感觉人生乐趣都没了。奈何闺女不听他的抗议,他只能外出找人喝酒。

听了女婿的话,他瞥了女婿一眼,不冷不热地说:“你倒是听话。”

慕湛笑道:“我这是跟父亲学习。”

沈清语塞,以前怎么没见这小子如此油嘴滑舌?

翁婿两人还在斤斤计较几两酒的时候,沈灼已经跟莲娘在酒楼用膳了。这酒楼是沈灼名下产业,她每次外出,午膳都是在这酒楼用的。

倒不是这酒楼饭菜有多好吃,而是方便,这里不仅有她自用的餐具,还有单独给她准备的雅间,她在别的酒楼可就没这待遇了。

陆莲等下人奉上饭食后,让丫鬟拿出一坛子葡萄酒说:“这是我爹最近新得葡萄酒,我今天特地带出来了,你尝尝,甜滋滋的可好吃了。”

沈灼无语地看着陆莲的丫鬟将大把冰糖倒入酒坛,“你这样放糖酒会坏的。”

陆莲满不在乎地说:“没事,我们喝不完,带回家明天就喝完了。”她有四个哥哥呢。

沈灼知道舅父和父亲是酒友,两人偶尔私下会小酌几杯,舅父最爱喝葡萄酒,能让陆莲从家里带来的酒肯定是极品酒,就这么被莲娘糟蹋,沈灼忍不住道:“你也不怕舅父罚你?”

陆莲笑嘻嘻地说:“我爹那么疼我,哪里舍得罚我?姨夫罚过你吗?”

沈灼道:“我那么乖,我爹哪里需要罚我?”

“那在我爹眼里,我也是最乖的。”莲娘得意地说,打小她爹别说罚她了,就是骂都没骂过她。

沈灼正要说话,突然却听到门外有人大声嚷嚷:“什么?没有雅间了?你们知道我家郎君是谁?”

雅间外传出来的声音让沈灼和陆莲皆是一怔,两人都是土生土长的京城贵女,也不止一次出门玩耍了,可这样的话两人还是第一次听到。

要说纨绔弟子,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但这么嚣张的纨绔却不多见。毕竟京城贵人多,可能街上抓个人就是世袭勋贵或者三四品的高官。

纨绔能张扬都是借了家中权势,大家外出厮混的时候都遵循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玩可以,但嚣张绝对不行。毕竟谁也没法保证哪天遇到一个后台比自己还硬的纨绔?

陆莲嘀咕说:“哪来的土包子?”也只有突然暴发的人家养出的纨绔才会如此嚣张。

陆莲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就响起了男子的声音,“屋里可是陆姑娘?董某有礼了?”

董某?沈灼还没反应过来,京城哪家姓董,就见陆莲脸色一下沉了下来,“怎么又是这条癞皮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3
09:18:30~2021-10-14
07:24: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镜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天の云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桃灼生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