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穿背带裤的夏油杰 知意洲 > 第 14 章

第 14 章

小说:

穿背带裤的夏油杰

作者:

知意洲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24

东泉小学。

朗读声从教室传到操场上。

“为了保障老师学生们的安全,我们学校每年都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翻新,损坏的课桌椅,教室门,窗户等等,基本开学上来用的都是新的。”

挺着圆滚滚肚腩的校长笑容殷切地引着领导到处看看,被肉挤成细缝的眼睛往戴黑眼罩的男人身上瞥了眼,心里嘀咕:cosplay?

“那边是废弃的体育馆,现在用来堆放杂物。”校长正想引着领导去别处看看,譬如食堂、小卖部,就见黑眼罩男人往那边走去。

拴住体育馆大门的铁链已经生锈,五条悟稍稍用力铁链就从中间断了。灰灰尘弥漫,光线昏暗,靠近门口的墙边叠着桌椅,还有放球的球框。

校长口中的领导是个橘色头发的男人,上身穿着皮夹克,下身是挂着银链的破洞牛仔裤,穿着一双黑色高帮鞋。

他走到五条悟身边,眼睛环视一圈,问道:“有发现?”

话刚说完,高野树横就有了发现。

在他们前面靠左的墙壁,本该是一排叠放整齐的旧桌椅,但现在从中间断了,有一套旧桌椅不见了。

高野树横伸出拇指朝那边指了指,问校长:“那里的桌椅呢?”

校长伸出脖子看了眼,脸上的笑容微僵:“那里本来就没放桌椅。对了高野先生,要不要进教学楼看看,我们学校的学生,学习都可用功了!”

五条悟走过去看了眼,每张椅子底下和桌子侧面都贴了标签,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灰尘的累积,标签上的字已经淡得看不清了。

五条悟凑近努力辨认,高野树横也数了数桌椅的数量。等五条悟看过来,高野树横比了两个数字:“31,缺了一套。”

“高、高野先生……”校长站在门口不愿意进来,脸上努力挂着笑,“高野先生,这里没什么好看的,等过段时间,这个体育馆就要翻修重造了,到时候这些东西都要扔光……”

“六年级1班,立藤彦的桌椅在哪里?”

校长浑身一抖,梗着脖子看向五条悟。

五条悟单手插兜,另只手指着自己的眼睛笑道:“我啊,眼神很好使,立藤彦是六年级1班的学生,本该属于他的那套旧桌椅却不在这里,是翻新给别人用了,还是放在别的地方?”

校长抿紧嘴唇不说话,仔细看的话,能发现他脸上的肉在颤抖。

高野树横看了他一眼,笑着把手拍上他肩膀:“你放心,我是不会跟上面反映东泉小学的安保有问题,小偷都能随随便便进来偷东西,虽然并不是值钱的玩意儿,但要是传出去了……”

高野树横垂眸瞥了眼校长,表情有多愁苦,嘴角就咧得多过分:“这些学生家长还是会担心的,到时候你可就没什么清静日子过了。”

“领导你、你……”校长看看高野树横,又看看五条悟,笑容终于垮了下来,眼神往墙壁瞥了一眼,又迅速收回,犹犹豫豫道:“立藤彦同学的桌椅确实没放在这里,我带你们过去……”

东泉小学的顶楼天台被锁起来了,门口堆着很多器械,他们还看到了钢筋和卡车轮胎,把楼道堵得死死的,别说学生了,连老师想去天台,都得费一番功夫搬掉这些东西,再开锁进去。

二十几分钟后,高野树横累得气喘吁吁,双手撑着膝盖看向五条悟。

我们为什么不能找个借口支开校长然后用你的术式把这些垃圾轰烂?

五条悟同样撑着膝盖看向高野树横。

我的术式,会把这座学校轰烂的。

高野树横:“……”

你说得对。

校长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把铁链从门把上扯下来,退到一旁,示意高野树横:“高野先生,你自己开门看吧。”

高野树横深呼吸,伸手推开了门。

天台上风很大,天空阴沉沉得不见太阳。

满是划痕的椅子和画着涂鸦的桌子就放在天台的正中央。

高野树横刚要走出去,就被校长拉住了袖子。

校长克制着心理身体对它的恐惧,表情复杂道:“高野先生,那套桌椅……很邪门的!”

起初是保安发现体育馆的锁被打开了,进去一看没发现小偷,但是发现一套桌椅没了,于是调监控,发现那套桌椅出现在了教学楼的天台上。

他们都觉得很奇怪,好端端的偷一套桌椅放在天台上干嘛?但是他们没多想,把桌椅搬回体育馆后又买了新锁锁上。

可它还是不见了。

以为是恶作剧,还特地通过广播告诉全校会找到恶作剧的人,并且还要狠狠惩罚恶作剧的人,监控全开,就不信抓不到犯人。

高野树横见五条悟已经绕着旧桌椅打量起来,自己只能留下来听校长用讲鬼故事的语调说这件事,撇了撇嘴角,兴味索然问:“那然后呢?”

“然后……”校长浑身一抖,尽量用平稳的语调说下去,“然后,天台的监控无缘无故坏了,上来检查监控的人就看到了那套桌椅出现在那……”

“六年级1班,立藤彦……那是个被诅咒的孩子!”

“被诅咒的孩子”这几个字传到五条悟耳朵里时,他正蹲在桌子旁边数上面的标签。起初是四角覆盖贴上去的,后来慢慢地错开了,高野树横过来的时候,他刚好数完。

57张标签,每张标签上都写着立藤彦的名字,但每张标签都被不同颜色的画笔胡乱涂抹掉,像是要抹除他的存在一般。

高野树横看着桌面,有小刀划出来的刻痕,黑笔涂抹出来的凌乱线条,在这些线条中,有许多诛心的字眼。

『去死啊——!!』

『怪物!』

『你就该消失!』

『快点滚出去啦!』

高野树横突然抬头问五条悟:“你什么时候介绍立藤彦给我认识,我带他去奈良喂鹿,去泡北海道的温泉。”

小家伙被欺负得太惨了!

五条悟拉开椅子坐下来,他看到有些刀划出来的刻痕里嵌着橡皮屑,是曾经想用橡皮擦掉这些恶毒的字眼吗?

“高、高野先生……”

高野树横抬头看了眼,朝校长摆摆手,示意还有一会儿呢,别催。

“你让我查资料的时候跟我说了立藤彦现在的情况,我也调了医院的诊断结果,声带没有问题,说明能发声,那么现在有两个选项。”

高野树横伸出两根手指。

“1.心理原因。”

“2.就像你说的,有什么东西和他达成了条件,形成了束缚,只有完成条件,他的声音才能回来。”

风很大,高野树横把手插回口袋,盯着那些字说:“如果是第二种,那这东西的级别起码在一级,或者……”

特级。

五条悟不说话,高野树横以为他在思考,视线一瞥,整个人愣住了。

“你……”高野树横下意识摸遍身上所有口袋,“你干嘛哭了?!”

黑眼罩湿了两个圆出来,五条悟用力吸了吸鼻子:“彦、彦好可怜……被欺负……成这样,还要被人说是……被诅咒……的孩子,好、心疼……啊!”

高野树横:“……”

五条悟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娜娜明应该把手机给彦了吧?彦应该看到通讯录里存了我的手机号码了吧?爸爸这就给你打电话……”

高野树横:“他不会说话,只能呼吸给你听。”

五条悟:“……”

电话页面一切换,五条悟手指麻利地发了条短信过去,没等高野树横偷看到短信内容,五条悟腾地站起来,手机一揣兜,说:“走吧,要趁天黑之前把场景布置好。”

“啊?”高野树横一脸茫然,“啊?!什么场景?布置什么?这桌椅,这学校……都、都不管啦?”

“束缚在对方与彦之间形成,我作为第三者强行介入不是不行,但无法保证强行介入对彦是否存在危险。我需要找夜蛾校长问问有没有相关案例。”

五条悟看着桌子,笑道:“我可不想做剥夺年轻人青春的恶人。”

※※※

高野树横进高专向来都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哪想到跟着五条悟,居然要像个鬼鬼祟祟的小贼似的一路提着两大袋东西,缩头弓腰到恨不得把影子都给收起来的地步。

拉开教室的门,把东西布置好,高野树横刚松了口气,就听到头顶飘来五条悟的声音:“你的高专校服呢?”

“我怎么可能会有啊!!我都毕业好几年了!!”

“……”

“啧。”

高野树横:“……”

你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

“算了,我去带人过来,别忘记我们的计划。”

宿舍楼。

夏油杰听到门口传来动静,他刚爬起来开灯,门就开了。

五条悟手脚利落,背带裤一穿,人一抱,拎上床边的小皮鞋就走。

后脑勺挨了两下重重的小拳头,五条悟道:“嗯,我知道彦想我了,所以特地在你睡觉前回来。现在要带你去教室,你可以想想我为什么要带你去教室。”

夏油杰抬起手,手肘抵着五条悟的肩背,手掌托着腮帮子,眼皮半耷拉,用死鱼眼看着天上的月亮。

为什么要带我去教室?

你脑子有问题,不代表我也有。

走廊里,夏油杰穿上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五条悟的小腿来一脚!

以前在高专的时候大半夜撬我宿舍门就算了,我无非就是回敬你一只从天而降的蠕虫咒灵罢了,你现在是仗着我住在一个臭小鬼的身体里不能对你做什么而蹬鼻子上脸吗?!

五条悟觉得差不多了,换上另外一只脚:“这只也来来,今天我可跑了很多地方呢,差点把脚走断,彦真是老师的贴心小棉袄~”

夏油杰:“……”

仰头看着五条悟。

五条悟:“嗯?”

夏油杰:“……”

五条悟:“彦?”

夏油杰:“……”

五条悟:“……”

忽然,教室门哐啷一声被猛地拉开,光瞬间驱散了走廊里的昏暗,高野树横咬牙切齿瞪着五条悟:“怎么那么慢啊?就差你俩了!”

说完笑眯眯地看着立藤彦,语气顿时温柔起来:“你就是立藤彦吧?你好你好,我叫高野树横,你的学长,你想去奈良喂鹿吗?想去北海道泡温泉吗?”

教室里不止有高野树横,还有虎杖悠仁、伏黑惠、钉崎野蔷薇、家入硝子、伊地知、七海建人……

桌子的一角贴着标签,标签上写着:「咒术高专一年级立藤彦」

不止一张桌子,虎杖伏黑钉崎的桌子也贴着,家入硝子靠着桌边,看着桌角上贴着的「咒术高专已毕业生家入硝子」,不知该骂该笑。

她看向五条悟,今天格外地好说话:“五条,你居然还记得我当初在教室里坐的是哪个位置……”

五条悟:“嗯?”

五条悟:“啊,除了我的学生们,其他都是树横贴的。”

高野树横摇头,指了指伊地知:“他贴的,我怎么知道学姐你坐哪!”

说着,往双手抱臂的七海建人身旁一站:“我俩才是同级。”

家入硝子:“……”

深呼吸,看在有酒喝的份上。

每个人来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管是曾经的学生,还是现在的学生。

头顶灯光柔和,“咒术高专一年级生立藤彦”这一行字映入眼帘,夏油杰没弄懂五条悟的目的是什么,正想扭头看去,耳边突然响起“嘭嘭”几声,彩带纷纷扬扬落下。

“欢迎立藤彦加入咒术高专大家庭!”

高野树横给立藤彦准备的礼物是日本各大景区的明信片,奈良和北海道被他重点放在最上面:“想去随时联系我。”

七海建人给的是蛋糕店的优惠券和钱:“临时通知的,来不及准备礼物,这家蛋糕店的蛋糕很好吃。”

即使是匆匆赶来,伊地知也准备了精心包装过的礼物放在立藤彦面前:“因为五条先生通知晚了,不是很贵重的礼物,没有怪五条先生的意思,希望你能喜欢。”

家入硝子给了一瓶烧酒:“因为是临时通知的,所以也找不到什么好东西送给你,如果你不喜欢酒的话,那我送给你穿过我的睡裙怎么样?你可以当做是妈妈的睡裙抱着睡哦,我不会感觉到被冒犯。”

虎杖悠仁送了他珍藏的泳装海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递出去:“立藤,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对待它!”

钉崎野蔷薇亲手做了个布偶娃娃,因为是紧急赶制的,针线不怎么密,有稻草从里面钻出来:“事先声明,这可不是诅咒稻草人,这是钉崎姐姐亲手做的充满爱意的布偶娃娃……好吧好吧,我承认有点粗制滥造,那明天我带你去吃超黑的黑暗料理乌鱼墨汁面吧!”

伏黑惠做了剪影,正中央的是立藤彦,围绕在他身边的是他和虎杖、钉崎以及五条老师:“咒术高专一年级的老师和学生……也就是我们。”

最后轮到五条悟了。

五条悟买礼物的时候高野树横可是在旁边的,另外一件礼物不好说,但有件礼物他觉得是立藤彦现在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喜欢的!

五条悟从讲台底下拿出他放礼物的盒子,直接打开盖子,将礼物怼到立藤彦面前:“看!是现在最受日本小学生欢迎的假面超人限量版模型哦!还有老师最最最——最想给你买的牛奶!”

“彦,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