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穿背带裤的夏油杰 知意洲 > 第 15 章

第 15 章

小说:

穿背带裤的夏油杰

作者:

知意洲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2-15

几张桌子拼在一起,堆满了蛋糕、章鱼烧、寿司、拉面、啤酒等等,家入硝子勾住七海建人的肩膀将啤酒递到他跟前:“陪我喝一杯?”

“不了。”七海建人推了下眼镜,不为所动,“我还要开车,不能饮酒。”

“那就在高专住一晚呗!”没人陪自己喝酒,家入硝子心情不佳,“反正房间那么多,你随便挑间睡不就好了,大不了你跟五条睡。”

五条悟把生日皇冠戴在立藤彦头上,双手摁住立藤彦蠢蠢欲动想搞破坏的手,朝拿着手机拍摄的伏黑惠微笑:“来嘛来嘛,彦,对着镜头微笑哦。”

夏油杰把脸拉得老长。

五条悟把人抱起来自己坐下,手指沾了些奶油抹在夏油杰的鼻尖脸颊和眉心,单手箍住他双手,伸手比耶:“惠,快给爸爸和你弟弟拍张照。”

伏黑惠:“……”

倚着讲台的高野树横吃着章鱼烧,闻言看了眼一脸‘开心’的立藤彦,打从心底心疼他。在东泉小学被同学欺负,来到高专后被五条悟欺负……太可怜了!!

高野树横吃完章鱼烧后准备去拿点喝的,手刚伸过去,迎面出现一只手机。

他顺着手机抬头。

五条悟冲他微笑:“给我们拍张全家福。”

高野树横:“……”

垮着脸给咒术高专一年级大家庭拍了全家福后,高野树横去拿饮料,忽然一阵风刮过,紧接着他就被袭击了!

奶油顺着脸颊滑下来,高野树横一脸无辜抬头。

“哎呀哎呀,彦,怎么能砸你高野叔叔呢,高野叔叔不是说要带你去奈良喂鹿,去北海道泡温泉吗,现在要泡汤咯。”

躲在高野树横后面的五条悟笑着说。

夏油杰保持着投掷奶油的动作,眼神凶狠地盯着五条悟,做了两个动作:指着五条悟和指着地面。

『你,别动!』

五条悟两手背在身后笑而不语。

见立藤彦抓了一大把奶油走过来,高野树横不想再卷入其中,眼疾手快拿走一罐芒果饮料后立刻来到七海建人身旁。

拉开罐子,喝了口。

“哈……”

等夏油杰走到五条悟面前,才发现一个致命问题——他现在,不够高。

五条悟唇边的笑意加深:“哎呀哎呀,彦,你够不着我,怎么办呢?”

夏油杰:“……”

五条悟!

他后退,拉开距离,抬脚,扬手——投!

五条悟微微侧头,躲开了。

奶油在黑板上飞溅开。

“我没动哦。”五条悟不嫌事大地说。

家入硝子把啤酒罐扔在地上,拿起一罐新的单手打开,感慨道:“真是群活力四射的孩子们啊,想当年……”

高野树横:“五条先生今年28岁。”

家入硝子:“……”

瞥了眼高野树横,目光落在一本正经的七海建人身上,拍了拍他的肩:“七海啊,学弟里就属你最可爱,以后需要帮忙说一声,我不收钱。”

高野树横:“?”

那边,夏油杰推了张桌子到五条悟身边,把蛋糕端过来,踩着椅子上去,啪叽一下,直接盖在五条悟脸上!

水果和奶油顺着五条悟的脸掉下来,看到这幕,夏油杰没忍住放声大笑。

活该啊,悟!

下一秒,五条悟抹掉脸上的奶油,又把衣服上的拢了拢,手掌扣住夏油杰的后脑勺,像洗脸一样把掌心的奶油全部抹在夏油杰脸上。

夏油杰:“……”

笑不出来了。

“彦,这就叫‘乐极生悲’。”五条悟把剩下的奶油抹到立藤彦头上,用手给他弄了个背头发型出来,“哟,小型男!”

小型男被五条悟丢回位置上,假面超人限量版模型往怀里一塞,道:“跟你的新朋友好好玩,老师去跟大人们说会儿话。”

夏油杰和盒子里的假面超人对视……

我被侮辱了。

五条悟顶着一身奶油往教室后面的桌子上一坐,开门见山:“谢了。”

家入硝子意外地看了眼五条悟,用手撞七海建人:“稀奇啊,五条悟居然跟我们道谢,这景象可以跟咒术师和诅咒和平相处并论了。”

七海建人:“确实。”

高野树横:“难得。”

伊地知也想开口,五条悟忽然微笑着看过来。

伊地知:“……”

“别贫了,我现在可是成熟的大人,当然知道要感谢和道歉。”五条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七海建人,“娜娜明,再帮我带几天孩子们。”

七海建人接过纸条,上面是串数字。

“彦的制服数据值,他一直想要,本来嘛我是希望他能够像悠仁他们一样能独自面对诅咒的时候再给他订做,但接下来我可能没时间,就麻烦你啦~”

七海建人收好纸条问五条悟:“事情很麻烦吗?”

五条悟笑着说:“为了彦的安全着想。”

七海建人明白了。

“喂喂,你该不会真把那小鬼当儿子养吧?”家入硝子可是看着五条悟把伏黑惠养大的,好在伏黑惠从小独立,不需要五条悟太操心,所以现在才没有养歪,可看立藤彦的样子,显然是已经歪向五条悟了。

“我有经验啊。”五条悟不服气道:“惠的家长会都是我去的,我有很负责地在给惠当爸爸,当然做彦的爸爸也可以。”

高野树横适时开口泼凉水:“但是据我目测,他不喜欢你。”

五条悟:“你瞎。”

高野树横:“……”

咱俩谁瞎还不一定呢。

“总而言之,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麻烦你们照顾他们了。”五条悟偏头看去,刚好看到小型男掰断了假面超人的一条胳膊。

短暂的停顿后,五条悟面不改色道:“不早了,散场吧。”

七海建人和伊地知开车回家,高野树横准备和五条悟凑合一晚,结果中途发现虎杖悠仁和他拥有同样喜好,于是两人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地回宿舍。

五条悟提前拎着立藤彦回宿舍,两人浑身都是奶油,刚开始还好,等奶油在身上停留的时间长了就很不舒服。

洗完澡,夏油杰回到卧室,看着放在床上的礼物。

如果今天是小鬼收到这些礼物,应该会很开心。

夏油杰把行李箱翻出来,将这些送给立藤彦的礼物全都扔进行李箱里。做完这一切,他关灯睡觉。

翌日,夏油杰被有节奏的敲门声吵醒。

他顶着一张低气压的脸去开门,敲门的是抱着牛奶的咒骸。

夏油杰:“……”

咒骸:“……”

嘭——

夜蛾正道办公室。

夜蛾正道站在窗前,感受着今天的温暖阳光。

身后,五条悟正在翻阅旧档案,还有几个咒骸帮忙在找。

翻书声落在耳边,夜蛾正道说:“京都那边出事了。”

五条悟头也不抬,敷衍开口:“什么事?百年老庙又塌了?”

夜蛾正道沉默了一瞬,继续说:“死了几个咒术师,京都高专认为是诅咒师和诅咒做的。”

翻书声忽然停了,五条悟道:“能与诅咒协同合作的诅咒师,我只知道一个,但那个人已经死了。”

夜蛾正道:“我知道,否则这件事不会传到东京来。京都那边的意思,是希望你过去看一眼,毕竟你和他很熟。”

五条悟往后一靠,手臂搭在沙发上笑了:“换做以前我倒是愿意,可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京都那么远,万一彦出了事,我赶不回来怎么办?”

夜蛾正道:“他在高专待着,能有什么事!”

五条悟摸着下巴一脸认真:“难说啊,毕竟京都高专都出事了。”

夜蛾正道:“……”

五条悟笑道:“好了,不开玩笑,如果东京这边找不到我想要的,我的确会去京都看看。不过话说回来,京都的教育质量已经差到连诅咒和诅咒师都打不过的地步了吗?”

夜蛾正道:“……”

“啧啧……”

“闭嘴。”

※※※

高野树横抱着海报还在睡梦中的时候被手机铃声吵醒了,他摸索着接起电话,语气不耐烦:“大清早的谁啊……”

“是、是我,高野先生……”

高野树横眯开眼睛看了眼。

哦,东泉小学的校长。

“找我什么事?”

“高野先生……”校长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快要哭出来了,“你、你快来一趟东泉小学,出、出事了!出人命了!!”

……

五条悟接到高野树横电话时,高野树横正气喘吁吁往东泉小学赶,电话一通他言简意赅道:“东泉小学出人命了!”

五条悟腾地站了起来!

……

校长使劲攥着手机,不断吞咽口水,身体抖个不停:“发、发现尸体的是学校的管理员,因为血从楼梯上淌了下来,打……打开门就是这样……”

浓郁的血腥味在天台弥漫,保安全身骨头被绞碎,尸体软塌塌地倒在门边。

校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幸好今天是周末……”

“幸好什么。”高野树横语气低沉,“我们已经走入禁忌领域,接下来的事情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保安尸体靠着的墙壁上,用血写着字:

『我们做了约定,你要做背叛者,还是骗子?』

……

钉崎野蔷薇扒着车窗往外看,忍不住感慨:“大城市就是好,有好多漂亮的衣服和美食,好想在东京的酒店住一晚啊,那要多少钱来着……”

野蔷薇拿出手机查了查。

片刻后:“啊——好贵!”

早晨车流拥挤,停停走走,电车从铁轨开过,阳光耀眼地照射过来。趁着车子不能动,七海建人说起了今天的课程。

“学习无视诅咒。”

人只要产生负面情绪,那些负面情绪就会变成诅咒依附在人身上,比如身体沉重,越睡越累等等,大多数都是受诅咒影响。

如果看到一只诅咒就祓除,那么大部分的咒术师都会英年早逝——都是被累死的,所以无视某个范围内的诅咒很有必要。

东京有繁华的都市,自然也有脏污纳垢的小巷。

蹲在墙角面露凶狠的人,不断打量对方装束的人,也有穿着暴露喷着浓烈香水的女人,还有站在楼梯口抽着烟戴着金手表的人……

七海建人带着他们走进一栋老旧的办公楼,一路直达顶楼。

顶楼,‘窗’的工作人员正在登记这块区域内的诅咒数量。

听到脚步声,两名工作人员回头看了眼,其中一个站起来道:“七海先生您来了。”

七海建人颔首,为虎杖悠仁他们介绍:“这位拿登记册的是堂本熊野,蹲着的是中岛大郎。”

两人朝虎杖悠仁他们挥了挥手,堂本激动得有些脸红:“我没想过有一天我们这些非术师也能给咒术师教授知识……”

七海建人:“堂本先生不用这么说,正是因为咒术界与‘窗’合作才能在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前祓除诅咒,是双赢的结果,与身份无关。”

堂本用手掌蹭了蹭衣服,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就从他们今天的工作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