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HP]汤姆持续坑妈中 青相雨 > 34 炸鱼队长

34 炸鱼队长

小说:

[HP]汤姆持续坑妈中

作者:

青相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6

赫奇帕奇的魁地奇院队已经七年没有拿过魁地奇杯的冠军了,这是很不合常理的,一般来说,霍格沃兹有七个学年,称霸一时的魁地奇天才们总会毕业,七年一轮回,轮也该轮到赫奇帕奇了。

自视聪明的拉文克劳和向来高傲的斯莱特林,总是在魁地奇赛季时,以此嘲笑赫奇帕奇们。

好在赫奇帕奇佛系少年居多,对待嘲笑向来不屑一顾,但任何学院都是自强的,别人嘲笑不要紧,关键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用实力来打脸那些讥讽的小人。

弗兰伊·迪戈里深以为然,他是一位赫奇帕奇六年级的老生,擅长运动,相貌堂堂,是女生心目中的男神,男生眼中的死敌,也是个学院里顶顶有名的人物。

有多有名?就在上一年,霍格沃兹鼓励校内文化艺术活动,于是最八卦的助教老师戴纳组织了一项四院风云美男巫的比赛,吆喝女生们来给心目中品学兼优的校草男巫投一票。

这项风云美男巫活动当时引起了颇大的轰动,弗兰伊一度和汤姆平票,于是众多的汤姆党女巫和弗兰伊党女巫掐架掐得死去活来,并约定好午夜时分小树林两党肉身搏斗,败者必须撤票,让我方男神上位。

幸好喜欢汤姆的少女们都足够彪悍,仅剩一位汤姆党的女巫还站着。

汤姆最终赢下了风云美男巫奖项,虽然到戴纳把奖杯送到他手里的时候他都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样的大型斗殴事件最终没能逃过副校长邓布利多的法眼,很快两党女生被全体处罚,扣分的扣分写检讨的写检讨,此事件波及一到七年级,足足一百多号女生。

尽管组织老师戴纳昆汀,在投票箱旁贩卖自称有人气选手体味的香水这一不靠谱行为,让票数的真实性蒙上了一层迷雾,但弗兰伊的人气从此事件中可见一斑。

獾院顶流弗兰伊的父母曾经是霍格沃兹的厨师,后来在对角巷开巫师餐馆,他常常跟同学抱怨,学校里的菜没有他妈妈做的一半好吃。

大概是因为他身上总是飘着饭香味儿的缘故,分院帽把他分到了赫奇帕奇,他也很以赫奇帕奇为荣,相比于争斗不休的其他学院,赫奇帕奇是那么阳光灿烂的一片美食净土。

但这也同样出现了一个问题,当他加入赫奇帕奇院队时,发现队长是个热衷于吃的资深版赫奇帕奇,老好人队长总是在每天训练时拎着几盒秘制的甜甜圈纸杯蛋糕,来和队员们探讨如何改进甜品的配方,使其更加美味。

大家是吃得开心了,但脂肪含量蹭蹭蹭往上涨,魁地奇技术却是丝毫没有长进,可谓是屡吃屡败,屡败屡吃。

只有弗兰伊一个老实人天天跑步吊环,上天入地的,终于熬到了前队长毕业,凭着前几年比赛中力挽狂澜的优异表现,他上位了,成为队长了,是时候一展宏图了。

弗兰伊沾沾自喜地摸着手里的魁地奇球,更欣喜于今年多加入了几支潜力股,他拿起桌上的魁地奇教练分配表。

看着被其他学院挑剩的最后一个教练,他忽然就陷入了沉思。

梅宁最终还是去了赫奇帕奇校队,当她把申请表交上去时,学校的领导,其实就是邓布利多表示,今年教练不够用,她的资格是毋庸置疑的。

学校发下来教练勾选表时,出身斯莱特林的级长利用职务便利让斯莱特林院队先选了,挑走了去年带领格兰芬多夺冠的詹姆斯教练。

随后拉文克劳的级长兰琪以告发此事要挟斯莱特林的人交出勾选表。

兰琪不仅为拉文克劳勾选了教练,也很好心地替自己爱慕对象格兰芬多院队队长昂利伍德选了,避免他们迫不得已选到那个拥有魁地奇敏感体质的梅宁教练。

于是乎,最后那张表辗转送到弗兰伊手中时,就只剩一个名字了——梅宁里德尔。

弗兰伊看着那张被阳光照射得滚烫的纸张,悲伤绝望无以复加。

他只是想好好打比赛,赢个冠军杯,怎么就那么难?落到这么个教练,打着打着打到了撒哈拉沙漠倒还事小,关键是老人们传说魁地奇敏感体质的人突发状况很有可能一波接着一波,要他怎么带领队伍训练?

在弗兰伊悲伤的同时,格兰芬多院队也有人是很悲伤的,吉姆和其他队员坐在地面上,面对新来教练的训话,遗憾与亲爱的梅宁老师再次失之交臂。

当事人梅宁还毫不知情这家欢喜那家愁的现况,一路径直走到赫奇帕奇训练处,眼见着一个俊小伙站在草地上,身着芥末黄的队服,魁梧的个子,空气中飘来一股炸鱼薯条的香气。

梅宁第一个感觉竟是,好美味的少年,呸呸,她摈弃了这古怪的想法。

少年转过身,两颊是太阳晒出的健康烧红色,麦色肌肤,一双浅蓝色的温柔双眼,不说话时显得含情脉脉。

梅宁来到了少年的身边,此时院队成员还没到来,她问道:“你知道赫奇帕奇的队长是谁吗?”

“就是我,弗兰伊迪戈里。”弗兰伊有些奇怪,“你竟然不知道我上任了赫奇帕奇队长?”

来自顶级流量的自恋让梅宁无言以对,她又问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来助训的学生对吧?他们说今天会来个回收魁地奇球的。”

梅宁满头问号,原来自己长得像个捡球的,她决定先伪装无害打探敌情,“也许我就是吧,你怎么来这么早?”

“我想先看看我们教练长什么样,是不是真是传说中的魁地奇敏感体质,还真是倒霉。”他咕哝着,转而看向梅宁,“不过,和你没什么关系,我事先说明,你必须和我保持一米以外的距离,且不能泄露我的信息,使用与迷情有关的魔法……”

梅宁眉角抽抽两下,“我为什么对你用迷情魔法?”

“那些女生老这样。”弗兰伊别扭地抬头,“我可是有喜欢的人,我不想有这样的困扰。”

梅宁听此道:“有喜欢的人了?那就是追不到吧,追不到那你就是单身汉,不如趁早吃其他美味可口的芳草。”

“我就知道!”弗兰伊愤愤地往旁边一站,“清醒点儿,就算你说这样的话勾搭我,我也不可能喜欢你的。”

梅宁无话可说,她怎么又勾搭他了,勾搭他不是为师不尊吗?

面对一个自恋小鬼,她感到十分冤屈,于是干脆没有了好语气,“好吧,旁边那位,还是那块炸鱼?我是新来的,你还是快跟我说说队伍里的情况吧。”

弗兰伊瞪大眼睛道:“你叫我什么?炸鱼?”

“你闻起来就像块炸鱼,不过现在是火太大,烤焦了的炸鱼。”

梅宁满不在乎地夺过他手里的魁地奇球箱,放在地上,准备打开箱子,放出几颗球透透气。

“嘿,只有教练才能打开箱子!”弗兰伊连忙要上来阻止。

梅宁推开他的大脸,“我是捡球的,我看看球怎么了?你不会要说我抢你球是迷恋你的炸鱼体味吧?”

弗兰伊脸立即红一阵白一阵的,他争道:“你才闻起来像炸鱼呢,你自己闻闻看——”

他弯下腰去嗅梅宁的头发,一股清爽的魔荚香气让弗兰伊满脸通红,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

梅宁见此,笑道:“哈哈,就你这纯情样,有喜欢的人什么的,也是骗人的吧?想把自己伪装成成熟帅气的风云人物?”

她取出金色飞贼,朝弗兰伊扔过去,弗兰伊吓了一跳。

“你还差汤姆远得很呢。”

梅宁感叹着,看着金色飞贼飞上天空,四处捣乱。

弗兰伊气道:“你把球现在放走了,待会儿怎么开球?”

“看着点儿啊,炸鱼小鬼。”

梅宁甩了甩手,右腿往后一腿,双臂摆动,腾地一下灰尘四起,飞上了天空,以快到肉眼无法捕捉到的速度抓住了金色飞贼,然后快速蹦落地面。

她掂量着手里的金球,看着弗兰伊震惊的眼神,道:“你嫌弃我?就你们也敢嫌弃我?教你们骑扫把可怜的是我好不?”

“你……你是教练?”弗兰伊摇头,“这绝不可能!”

这时,那些前来参加集训的队员刚好陆陆续续地过来了,也有梅宁教过的赫奇帕奇学生向她问好,“梅宁老师!”

弗兰伊脸红得像颗煮熟的红鸡蛋,还冒着热气儿。

“信了吧?紧张什么,反正我也知道,在没能证明自己以前,被瞧不起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梅宁拍了拍弗兰伊的肩膀,“这个道理你作为赫奇帕奇队的队长,应该比我清楚。”

“是我太肆意妄为了。”弗兰伊惭愧地道歉,“向您表达歉意,希望您不要在意我刚才一时冲动说的胡话,接受我的道歉。”

梅宁点点头,却又摇摇头,“接受道歉很简单,但我需要你做保证,今年魁地奇杯,你需要全力以赴倾尽所有,赫奇帕奇必须夺冠!”

“真的……”弗兰伊听到这话,忽然一怔,距离上次他听到壮志凌云的话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他顿时感到眼眶有些湿润,感觉一切终于要朝着他期望的励志逆袭路线发展了。

梅宁一看弗兰伊满眼的泪水,立马慌了,“你别哭啊,别哭,就算夺不了冠我也不会打你,你这样显得我*屏蔽的关键字*学生。”

“这是激动的泪水,大家都朝着同一个共同的目标奋斗努力,夺下冠军,打那些流言的脸。”弗兰伊充满向往。

梅宁抠了抠额头,“流言我倒不在意,只不过,不想输给一个自以为是的小屁孩儿而已。”

“谁?”弗兰伊疑问道。

“汤姆,汤姆里德尔那家伙,你认识吧?”

弗兰伊露出不可言喻的表情,“你是说四年级那个,前面打过一年魁地奇的?他确实是个很奇怪的人,原来老师你也不喜欢他。”

“嗯……”梅宁看出来了,弗兰伊也并不知道她跟汤姆是家人的关系,“你怎么知道他奇怪的?”

弗兰伊傻乎乎地吐槽着:“你看吧,这世上哪有那样的人,头脑好运动好性格好,还那么自律,从来不谈恋爱,虽然学校里的人都觉得他是个好学生,不过我不这么认为,这样的人肯定都是变态,心理阴暗晚上可能偷偷摸摸跑出来当暴露狂的那种——”

梅宁颤颤巍巍地竖起大拇指,由衷地佩服这个大预言家,“不能再同意了。”

她刚说完,就感觉头顶一凉,一只手从身后捏住她的脸颊,阴森森地问道:“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