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Sonata > 第十八篇日记

第十八篇日记

小说:

与谢野医生的医疗日记

作者:

Sonata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17

“打钱打钱!人已经放在之前说好的地方了!”

“稍等。”

坐在咖啡厅里的黑西装男子用肩膀夹着手机,十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有条不紊地处理手上的工作。

电话对面的诅咒师还在骂骂咧咧,不知是在埋怨还是在发泄心中的惊惧,他去掉大半条命才收复的咒灵,对上五条悟竟然一个照面就死掉了。

黑西装男子看了一眼邮件和时间,说:“你的酬金已经已经打过去了,注意查收。”

喋喋不休的诅咒师这才收住话头,末了叮嘱一句:“下次和五条悟沾边的生意别再找我了。”

“好吧,我知道了。”

黑西装男子合上笔记本,又给另一人打了电话。

安静的下水道里,机械死板的电子铃声响了起来。

走起路来没有丝毫脚步声的高大男子咂咂嘴,不耐烦地接起电话:“喂?”

“接到人了吗?”

伏黑甚尔扫了一眼捞在手上轻飘飘的、处于昏迷状态中的小孩,含糊地应了一声。

“那个二年级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厉害点。”电话对面的人这么感叹道,“如果那群学生死在里面,应该还能再添一把火。没想到给他赶上了,稍微有些可惜。”

“无所谓,只要能绊住他们的手脚就行了。”赚钱的同时还能给咒术界的老东西们找点刺激,虽说只是顺带的,但他玩得可是很高兴。

“距离交货时间还有一天,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去横滨?”

“这你就不用管了,让他们别再掉链子,准备好接人就行。啧,能掌握军警的动向,还能往里面递假消息,没想到却连艘船都开不进横滨港。”伏黑甚尔撇撇嘴,嫌弃意味十足。

要不是雇主那边出了岔子,他至于还要带一天的小孩吗?要知道他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愿意带。

“这其实怪不到他们头上,毕竟横滨是个特殊的地方。”咖啡厅里不是说这些的好地方,黑西装男子结了账,回到了自己的车上,慢慢和伏黑甚尔解释。

在“七名背叛者”强迫战争各国签署和平协议之前,这个国家就已经战败,从这场战争中出局,并与其他国家签署了一些协议。

在那之后,横滨租界上设置了多个国家的军阀。

这片土地不再受到政府管辖,而设立在此的诸国军阀多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于是这里成了阳光无法笼罩到的灰色地带。

无数凶恶的逃犯藏在这里,大量待洗的黑钱涌入,雇佣集团、极道组织等迅速发展起来,在这片土地上滋生出更多的黑暗。

周而复始,恶性循环,横滨租界成了没人管,也没人敢管的地方。

“按理说,这种地方是最容易孕育诅咒的。不过奇怪的是,横滨很少有诅咒相关的事件发生,甚至能称得上‘干净’。”说到这儿,黑西装男子还给伏黑甚尔讲了个小道消息。

据说某个诅咒师被仇人追杀,匆匆逃进了势力混乱的横滨。

到了那儿后,他的咒力受到了极大压制。

一开始,他并没想那么多,单纯以为是在与仇人的战斗中消耗过大。可是休息一晚起来,他的咒力非但没有恢复,反而变得更少了。更令人惊讶的是,他放出来替他守夜的咒灵,竟然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伏黑甚尔闻言一挑眉:“有点意思,咒术协会那些老家伙就没调查过吗?还是说,已经调查过了,只是没走漏出什么消息?”

“这个啊……”黑西装男子神秘兮兮,又带着点玩笑的语气回答,“据说是因为那里有‘守护神’庇佑哦。”

“……”

伏黑甚尔不屑地嗤笑一声。

说了那么多,黑西装男子也意识到他们的话题跑得没边了,赶紧给拽回来:“哦对,如果你要提前去横滨的话,小心一群叫港口黑手党的家伙。”

“港口黑手党?”

“他们最活跃的地方在港口,组织名字也起得简单粗暴,就叫港口黑手党。雇主那边原本计划好的走私船就是被他们给炸了,所以你只能等明天的船到港口后才能交货。”

“哦?直接炸船,这么嚣张?”

黑西装男子叹口气道:“近来他们的首领越来越疯,闹出什么动静都不意外。港口黑手党在他的指使下就像条逮谁就咬的疯狗,哪怕腿被打折也要从人身上狠狠咬下一块肉来,没人愿意跟他们正面对上。”

他提醒伏黑甚尔:“那群家伙非常难缠,你手上带着‘货’,尽量避开些。”

“知道了知道了,你是上了年纪的老妈子吗?真啰嗦。”说完,他也不等对面的人再说什么,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

伏黑甚尔头一偏,视线直直落在小孩的后脑勺上:“醒得还挺快。”

与谢野的呼吸蓦地一滞。

他本来是打算装晕到底,一旦找到机会就直接跑路。哪想到计划胎死腹中,从一开始就被人发现并戳穿了。

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装下去了。

与谢野睁开眼睛,艰难地仰起头,试图去看“绑匪”的脸。可身体被对方铁钳似的手臂箍得很紧,他铆足了劲也只能看到对方健硕的胸大肌。

“你最好乖一点。”伏黑甚尔懒洋洋地说,“我很少对小孩动手。”

“咦?”

“所以不知道该用什么力道才能刚好敲晕你,而不是直接折断你的脖子。”

与谢野:“……”

说着,伏黑甚尔还警告了一句:“另外,我最讨厌小孩子叽叽喳喳大吵大闹,所以在你出声之前,我就会拧断你的脖子。别用你的小命来考验我的耐心,知道吗?”

“既然觉得我是麻烦,”刚刚被威胁过的与谢野完全没有紧张感,顶着伏黑甚尔不善的目光开了口,还未经过变声的嗓音听起来稚嫩又清脆,“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就杀了我呢?”

“这么想死吗,小鬼?”伏黑甚尔的脚步停下,掐着与谢野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小孩纤细的脖颈被他掌握在手中,五指渐渐收拢。

与谢野掰不开他的手腕,脚踢在他的身上更像踢中了铁板。对方痛不痛与谢野不知道,反正自己的脚是踹痛了。

他的脸因为缺氧迅速涨红,表情也逐渐扭曲起来。

“是单纯地想让我杀了你,还是说……”伏黑甚尔漫不经心地开口,“想试探出什么?”

“比如说,我知不知道你的异能力?”

“……”既然他知道自己的异能力,那假死脱身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与谢野艰难地将眼睛睁开一丝缝,嘴巴一张一合,无声地提问:你的……目的?

“单纯有钱赚而已,需要什么目的?”

有钱赚?也就是说,这人也不是幕后黑手……

周围的声音逐渐远去,与谢野眼前爆出大团大团白光,接着在某一瞬间,意识倏地沉入黑暗中。

“!”

与谢野猛地醒来。

下一秒,大量清水从口鼻中灌入。

“咕噜咕噜……”

在水里吐了几串泡泡,肩膀突然被人抓住,像涮肉片似的来回晃了晃,接着被大力提起来。

如此反复几次后,与谢野惊悚地发现他被扔进了河里。

“身上那么重的血腥味,得涮干净了才行,免得那些人闻着味儿追上来。”伏黑甚尔这么说着,又将与谢野摁了下去。

与谢野:“……咕噜咕噜咕噜!”你这个混蛋!!!

跟着血腥味追上来什么的,倒不是伏黑甚尔故意折腾与谢野而找出来的借口,因为他就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他的五感极其敏锐。脚步声、气味等会被常人忽视掉的东西,都可以帮他追踪到猎物。

之前咒灵在与谢野胸口上扎了个大洞,漂漂亮亮的小裙子上满是血,血腥味重得想让人无视都难。

觉得差不多了,伏黑甚尔就将与谢野捞上来裹上外套,扭头往停在路边的面包车走去。

至于之前与谢野身上穿的连衣裙,因为沾满了血迹,被伏黑甚尔扒下来,裹上石头扔进了河里。

与谢野被伏黑甚尔抱在怀里,精神萎靡得就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吧唧地靠在对方的肩膀上。

虽说是夏天,可从河里洗涮一遍出来,傍晚的风再一吹,浑身湿漉漉的小孩顿时冷得瑟瑟发抖,下意识地缩成一团,不自觉地往火炉似的大人身上贴。

伏黑甚尔睨了他一眼,倒也什么都没说。

刚刚将与谢野塞进面包车后座,伏黑甚尔的耳朵突然动了动,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奇怪的声音。在上游,距离他们大概五十米。

他在脚边捡起一块石头,掂了掂,这才直起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浮出水面,顺着水流飘下。

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个人。虽然对方脸朝下让人看不清模样,可瞧身形就知道那是个小孩子。

“……”

伏黑甚尔看了两眼,见那小孩浮在水面上没有任何动静,猜测多半已经死掉了。

于是他丢掉手中的石头,打开车门钻进了驾驶座,发动车子离开了这个地方。

可伏黑甚尔没想到的是,这个被他认为已经死掉的小孩子,往下流漂了没多久竟然挂在了渔人的网上。

被人打捞起来时,小孩的手上还抓着一条染血的小裙子。